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产经

爱康国宾私有化倒计时

出处:产经 作者:记者 郭秀娟 实习记者 姚倩 网编:王巍 2018-03-14

微信图片_20180314013150

北京商报讯(记者 郭秀娟 实习记者 姚倩)搁置了许久的爱康国宾私有化进程有了新眉目。3月12日晚,爱康国宾发布海外公告称,特别委员会已经从云锋基金和阿里巴巴处收到一份私有化要约,云锋基金和阿里巴巴目前正和某些主要股东进行谈判,以期取得之前由云锋基金提出的潜在私有化交易的支持,并商讨共同参与私有化的可能性。

2015年,爱康国宾开启私有化之路,这距离爱康国宾作为“中国体检第一股”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不足18个月。爱康国宾董事长兼CEO张黎刚曾在内部邮件中表示,“虽然中国资本市场陷入低谷,但决定将爱康私有化是经过审慎思考之后的决策,是为把爱康带入未来、建立起更大平台的决策” 。

据了解,爱康国宾由爱康网和上海国宾健检联合组建,是一家主打体检的健康管理公司,为个人及团体提供体检、检测、医疗、家庭医生、慢病管理、健康保险等全方位个性化服务。公开数据显示,我国现阶段拥有健康管理(体检)机构已超过6000家,市场保守估计800亿元规模,但由于中国医疗体制等历史原因,大部分市场份额仍集中于公立医院,未来健康体检连锁机构的市场想象空间巨大。

不过,爱康国宾的私有化之路走得并不顺畅。2015年,在张黎刚及方源资本组成的财团,准备以17.8美元/ADS的价格私有化爱康国宾后,美年大健康联合北京红杉坤德投资管理中心等投资机构向爱康国宾发出私有化要约,并先后两次提价,将私有化报价提升至25美元/ADS。为应对来自美年大健康的阻击,爱康国宾抛出“毒丸计划”,任何个人或团体获得10%或更多爱康国宾A类普通股会触发“毒丸计划”、任何收购方以要约收购(高于市场价格的场外收购)或其他形式公开宣布收购或换股获得50%或更多的爱康国宾A类普通股,也会触发“毒丸计划”。一旦“毒丸计划”被触发,收购成本也将进一步抬高。

爱康国宾和美年大健康的“战火”因马云旗下云锋基金的介入得到暂时平复。2016年6月,爱康国宾宣布收到了来自云锋基金的私有化要约。随后,张黎刚和美年大健康董事长俞熔相继宣布退出爱康国宾的私有化要约,云锋基金成为爱康国宾私有化的惟一竞购方。

对于阿里巴巴的再次出手,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此次收购完成也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爱康国宾完成了私有化的动作。“此次收购提议可以看成爱康国宾用阿里去执行要约收购,把一些股东的股份都收集回来。此前爱康国宾的私有化只能通过自己去完成,但受财力影响可能与股东之间没能达成比较好的议价,现在阿里出面给出比较好的议价,股东们应该能够在接受这种议价的前提下采取执行这个要约。这不排除有一部分股东可能依然没有达成协议,但后期运作起来会方便很多。”上述分析人士说道。针对此次私有化要约、爱康国宾未来发展战略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爱康国宾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一切以公司公告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