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政经

高质量发展求解债务难题

出处:政经 作者:记者 蒋梦惟 网编:王巍 2018-03-09

2

3月8日,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政协委员谈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记者会。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财办副主任杨伟民明确表示,目前我国总体债务确实存在增长较快问题,这是结构性的问题。其中,政府部门债务虽然比较稳定,但地方政府出现了变换花样举债的问题;居民部门债务最近出现较快上涨势头,需要通过控制好房地产泡沫防范这部分债务过快增长;而企业部门尤其是国企和一部分央企债务增长也较快,国资委正在制定相关办法控制央企、国企债务。

未标题-8 拷贝

三部门分别施策

杨伟民介绍,一般来说,债务主要包括三大部门,政府部门的债务和居民部门的债务、企业部门的债务,其中政府债务还分为中央、地方政府债务。

“具体来说,我国的政府部门债务中,中央政府债务和地方政府限额范围内的债务是比较稳定的。”杨伟民强调,然而,目前我国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问题也十分值得关注,现在确实出现一些地方政府变换花样举债的问题。中央政府已经注意到了这一问题,正在采取一些措施防治,包括控制新的隐性债务增量,并且出台一些措施逐步化解存量债务。

而对于居民部门的债务,杨伟民也承认最近出现上涨较快的势头。杨伟民认为,要通过控制好房地产泡沫防范居民债务过快增长,而这就需要建立新的住房制度和房地产长效机制,来避免房地产泡沫持续吹大。

“现阶段,我国企业债务尤其是国企债务增长比较快,其中更有一部分央企总债务规模已达到较高水平。”杨伟民表示,所以在去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我国已经明确将控制国有企业的债务作为控制总债务的重中之重,国资委正在制定相关办法控制央企、国企债务。

杨伟民明确提出,债务和GDP相关,只要经济保持持续平稳增长,让债务增长低于经济增速,我国的债务风险就会得到有效控制。

实际上,就在本周内,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的《关于人大预算审查监督重点向支出预算和政策拓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我国将硬化地方政府预算约束,坚决制止无序举债搞建设,规范举债融资行为。

风险点浮现

在各类债务中,政府债务的角色相对特殊,虽看似不如居民个人的债务或企业债务会直接影响人们的日常生活、工作,但却与我国的国计民生密切相关。在本场新闻发布会前一日,财政部部长肖捷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财税改革和财政工作”新闻发布会上也明确,我国政府高度重视政府债务管理工作,特别是在新《预算法》实施之后,连续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覆盖了限额管理、预算管理、风险预警、应急处置和日常监督等各个环节,初步形成了地方政府债务的闭环管理体系。

不过,在全国政协委员、十二届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民建中央原副主席宋海看来,我国的地方债仍有包括隐性债务在内的多个风险点亟须化解。

具体来说,宋海认为,虽然2016年数据显示,我国地方政府债务率低于国际警戒线,但一些地方在法定限额外违法违规或变相举债,导致实际债务负担较重;而且,举债主体多样,隐蔽性强。地方政府举债主体除了政府部门和机构,还包括融资平台公司、经费补助事业单位、公用事业单位等。同时,基础设施建设债务占比高,举债手法多样,隐蔽性强,监管难度大。此外,宋海特别提出,目前我国出现了通过城投债和政府项目形成新的债务现象。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城投债总发行量、总偿还量、净融资额均很高,特别是越来越多的城投公司选择在境外发债,形成新的政府隐性债务。而且,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PPP模式)、政府购买服务、政府基金等通过额外附加条款等变相举债,都可能形成新的政府隐性债务。

置换债并非一招灵

对于地方违法违规举债,主管部门常用“开前门、堵后门”来形容管控的手段。对于“开前门”,置换债首先被推了出来。

今年是我国三年置换债的收官之年,目前各地尚有2万亿元左右、约一成的额度剩余。

“2018年将是这轮地方债置换高峰的最后一年,也是最关键一年”,中央财经大学政府预算研究中心主任王雍君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尽管各地置换进度不平衡、有快有慢,但鉴于财政部规划此轮地方债务置换时考虑较为周全,今年内完成预期规划,三年置换任务顺利收官应该是乐观可期的。

不过有业内人士提醒,今年地方债置换工作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需要提高警惕。财新智库莫尼塔研究相关负责人就表示,近期地方债置换的博弈难度开始加大,由于地方债置换已经走过近三年,开始涉及到“城投债”等债券类存量债务的置换,不同于贷款类债务,城投债该以何种“公允价格”进行置换,需要涉及地方政府和投资人之间繁复的利益平衡,具体置换可能面临阻力。

王雍君也提出,债务置换本质上是发新债还旧债,将债务压力推延到未来,而不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有不少地区在存量债务置换后,还出现了债务规模高于以往的情况,也就给今后的地方债监管留下了不确定因素。北京商报记者 蒋梦惟/文 宋媛媛/制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