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产经

质押单车 ofo借款补血

出处:产经 作者:记者 魏蔚 网编:尹文武 2018-03-05

33

陷入僵局的共享单车竞争愈加复杂。3月4日,ofo通过动产质押向阿里借款17.7亿元的消息曝光,这距离ofo上一次超7亿美元融资已有8个月,消息称,由于ofo的主要股东之一滴滴拒绝签字,阿里和ofo的投资事宜受阻,ofo借贷融资实属无奈,对此ofo不予置评。虽然当事企业三缄其口,但无论从融资速度还是金额来看,ofo都不再生猛,市场也陷入空前复杂的竞争局面,此番融资将使ofo进一步向阿里靠拢,而各方资本的交叉角力则必定令共享单车战局枝节横生。

缓解钱荒

风传数月的ofo融资消息终于落地,金主仍然是阿里,不过融资方式却出乎意料。

3月4日,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工商信息得知,ofo创始人戴威通过动产抵押的方式,先后两次将公司共享单车作为质押物,换取阿里共计17.7亿元借款。

公开信息显示,第一笔质押发生于2018年2月5日,抵押数量为4447572辆小黄车,车辆所在地点包括北京市西城马连道、深圳市南山海岸城、上海市闵行莘庄区域、广州市海珠珠江南区域等,抵押给了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云鑫”),债权数额为5亿元。资料显示,上海云鑫为蚂蚁金服关联公司,法人代表为蚂蚁金服CEO井贤栋。

第二笔质押发生于2018年2月12日,抵押物为浮动数量的共享单车,车辆所在地为北京市西城金融街、上海市宝山顾村公园区域、杭州市西湖、成都市金沙等,抵押权人为浙江天猫技术有限公司,债权数额为12.66亿元。

ofo以上两笔动产质押的交易主体均为“上海奥佛合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法人代表为戴威。知情人士还向媒体表示,阿里以上借款不是一次给ofo,而是同意分批每个月给ofo1亿-2亿元,帮助ofo解决运营困难。

相比于风光无限的2016年和207年上半年,2017年下半年,ofo的发展的确波折不断。2018年1月,有媒体爆料ofo账户可用资金仅剩下不到6亿元,若按ofo每月4亿-5亿元的人员工资和运维等支出及持续流出的押金计算,ofo手上现金仅能支撑一个月。媒体还爆料,ofo仍欠供应商约25亿元,亏空押金总额约30亿元。虽然对此ofo予以否认,但是业界质疑仍不减。

对ofo的看衰体现在昔日金主的态度上,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2017年12月初,ofo的早期投资人、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在退出协议上签字,以30亿美元估值,朱啸虎将ofo的股份出售给阿里巴巴和滴滴,这个价格与半年前ofo上一轮融资后的估值相当。而在此之前,为了ofo朱啸虎不惜怒怼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并多次为共享单车战局指点江山。

“8个月的融资空窗期,对于风口企业来说不是最长的,但也绝对不短。”智察大数据分析师刘大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这对于分秒必争的头部风口企业来说,绝对是个挑战,毕竟共享单车行业还没有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盈利无期、烧钱不止,每一个坎都有可能是致命的。”

靠拢阿里

戏剧性的是,这样的局面本来是可以避免的,或许ofo也未预料到这样的结果。

2017年9月,ofo联合创始人杨品杰公开表示ofo拟进行新一轮融资,金额将超10亿美元,一个月后,ofo融资的细节被透露,阿里的投资者身份随之浮出水面。2017年底,业界风传ofo与阿里达成投资协议,但由于一位股东不肯签字而未果,对此,ofo不予置评,滴滴方面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滴滴从未在ofo融资方面使用过否决权。

不过,这并不能掩盖ofo与滴滴的渐行渐远。2017年11月,多位ofo在职的滴滴系高管集体休假,在官方回应中,ofo坚称“员工出于个人原因休假,实属正常”,但业界普遍认为ofo与滴滴已经出现裂痕。而阿里在此期间,却不断加码共享单车,寻找掌握该领域话语权的各种路径。

公开信息显示,ofo与阿里早有资本合作,2017年4月,ofo宣布获得蚂蚁金服D+轮战略投资。双方并未透露具体的金额与占股比例,3个月后,ofo宣布完成超过7亿美元E轮融资,由阿里、弘毅投资和中信产业基金联合领投,滴滴和DST持续跟投。此次借款已是阿里对ofo的第三次输血。“这次资本合作,是ofo为数不多的选择,也是ofo进一步靠拢阿里的表现。”刘大伟如是说,“不过,ofo为此付出的代价也绝不会低。”

根据第一批车辆质押的细节计算,ofo平均每辆单车的价值为112元左右,按照总质押金额计算,第二批质押的车辆接近1000万辆。即使剔除重复质押的车辆,ofo也需要抵押1000万辆左右的单车,而2017年度ofo官方数据显示,ofo在全球投放超过1000万辆单车,这意味着,ofo向阿里质押了自己绝大部分的车辆。而按照此前媒体报道,ofo每月需要4亿-5亿元的人员工资和运维等支出,17.7亿元只够ofo支撑3个多月。

“如果到期无法偿还债务怎么办?到时不同股东之间出现利益纠纷怎么办?这都是摆在ofo面前的现实问题。”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而且以阿里一直以来的投资风格,掌握控制权的意愿十分强烈,ofo能否用活、用好这笔钱,又不放弃自己的理想,老实说非常不易。”

微妙竞争

与ofo的出行理想一样,阿里对移动出行的野心也一直未灭,只不过阿里并不想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2017年9月,永安行子公司获蚂蚁金服等机构8.1亿元融资,上海云鑫为永安行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8.33%,一个月后,永安行和哈罗单车合并。12月4日,哈罗单车宣布获得总计3.5亿美元的D1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蚂蚁金服等。虽然哈罗单车的背后还有复星、纪源资本等明星资本力量,但经过多次注资,目前蚂蚁金服已经成为哈罗单车的第一大股东,阿里的角色也最受业界关注。

蚂蚁金服表示:“将继续支持哈罗单车推动绿色低碳出行行业的发展,支持哈罗单车加快‘3510’立体化共享出行战略的布局。同时,蚂蚁金服也将继续积极推动共享单车行业的信用免押,让用户享受到更加便捷、环保和安全的出行服务;秉着开放合作的态度,共同推动绿色低碳、共享出行行业的发展。” 

不过,业界却对阿里的意图有多重解读,马化腾直言,共享单车被阿里当做支付的推广工具了,可怜了哈罗单车的其余小股东被锁死。另有观点则认为,阿里其实是行业的搅局者。“从ofo和摩拜单车的投资方背景来看,如果两者合并,腾讯将是最大的受益者。”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这样表示,“而阿里虽然投资了ofo,但无法掌握控制权,对于阿里来说,重新挑起战端或许是个更好的选择。”

ofo的投资方滴滴也开始在2018年1月亲入战局,对共享单车密集布局。除了宣布托管小蓝单车之外,滴滴前后在北京、深圳、成都上线共享单车平台,用户可以在滴滴App中的单车入口选择骑行小蓝单车、ofo小黄车,1月下旬又在成都推出滴滴共享单车的自有品牌青桔单车。

滴滴的布局不止在共享单车领域,2017年8月和9月,滴滴成立两家主营业务为自行车和电动自行车的新公司。此前还有报道称,滴滴在杭州成立了代号为“黑马”的事业部,主攻共享电单车。1月,滴滴出行旗下的电单车产品“街兔电单车”曝光,此前滴滴派驻ofo的执行总裁付强,也正式回归滴滴出任高级副总裁。同时,布局大出行也成为ofo其他竞争对手的战略路径,摩拜单车、哈罗单车都在共享电单车和共享汽车领域下注。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赔钱赚吆喝的共享单车市场正在逐渐恢复理性,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近期,ofo和摩拜单车的月卡恢复20元/月,取消了1折优惠。不过,共享单车的战争仍将继续,而且结局更加难料。 

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文 张彬/制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