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际

三星撑腰 “太子”翻案

出处: 作者:陶凤 网编:陶凤 2018-02-05

被收押353天后,三星“太子”李在镕成功脱险。李在镕最终获刑2年6个月,缓刑4年当庭释放。李在镕被捕引发整个韩国社会对政商勾结丑闻的关注与反思。民众寄望于其他财阀步其后尘而被绳之以法。现实总是事与愿违,李在镕“翻案”再次印证了司法界对财阀网开一面的历史传统。期待权力和企业主动与腐败脱离关系只不过是幻想,这也是过去几十年韩国财阀问题屡发的原因。

二审获释

690e86b41b96fb6e167a3e0b742e8294

韩国上诉法院2月5日宣布对三星“太子”李在镕案作出二审判决,不接受检方对李在镕和朴槿惠2014年9月12日会面的指控,称李在镕不构成藏匿海外资产。二审推翻了对李在镕行贿等多项重罪指控,令李在镕刑期减半。

据韩联社报道,今天距离三星集团现任会长的儿子、实际领导人李在镕被收押已过去353天。三星电子股价拉升,目前涨0.46%。三星集团建立之初的核心公司三星物产(SAMSUNG C&T)股价大涨,目前涨幅逾2%。

现年50岁的三星“太子”李在镕于去年2月被收押后,始终坚称自己是清白的。对李在镕贪污案进行一审聆讯的法院法官曾称,李在镕曾向前总统朴槿惠行贿以取得她的支持。这一丑闻导致朴槿惠在3月被罢黜。此外,检方还针对李在镕提出亏空公款、非法转移海外资产、隐瞒犯罪得益以及作伪证共5项指控。

李在镕成为“崔顺实事件”的核心。“贿赂罪”又是前总统朴槿惠诸项嫌疑中量刑最重之处,所以具有重大政治和司法意义。

韩国民众普遍认为大型家族财阀是腐败的根源,并阻碍了该国的民主、法治和进步,希望早日建立司法正义。而文在寅政府肯定将继续对大型家族财阀企业施压。

在一审宣判后,三星方面的辩护律师以强烈的激动语气对媒体说:“对一审判决的法理判断和事实认定很难接受,因此将立即提起上诉。在重审中,对公诉事实将全部作无罪申辩。”

一般韩国嫌犯在一审中被判五年有期徒刑,如在二审中不出现追加证据,则有望减刑三到四年。并且,一审法官提到了有利的量刑要素,但并没有说。因此,在一审判决结束后,三星方面的律师团进行了紧急对策会议,谋求在二审中降低量刑乃至达到无罪。

“三五定律”

20180206新闻8版图表

李在镕最终获刑2年6个月,缓刑4年,当庭释放。去年8月该案一审原判李在镕获刑5年,院方二审未接受检方对李加刑至12年的要求。韩国检察院表示将继续上诉至最高法院。

对于这一结果,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家成并未感到意外。他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结果基本符合他的预判,即李在镕很有可能获得缓刑,这体现了韩国司法界对财阀一贯奉行的传统‘三五定律’。”

李家成指出,“三五定律”是韩国法院在一审中将企业人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及以下,但在二审中,以“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的方式释放。事实上,通过这种“潜规则”释放出来的企业人士没过多久就被赦免、复职成为自由人的事例不在少数。

三星电子总裁李健熙也因三星SDS附认证股权债券低价发行嫌疑被起诉,2009年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五年执行,罚款1100亿韩元。有鉴于此,李在镕的量刑被缓期执行也在意料之中。

适用于财阀总裁的“三五定律”一直被饱受舆论谴责,也出现过不正常运转的情况。从2009年大法院量刑委员会提出量刑标准以后,“三五定律”就开始发生变化。SK集团总裁崔泰源涉嫌贪污,在一审中被法庭拘留,直到2015年光复节特赦被释放为止,被判三年零三个月有期徒刑。

政商死结

朴槿惠最终被弹劾的核心证据之一,是协助崔顺实接受三星集团实际控制人李在镕的贿赂。李在镕之所以要行贿崔顺实,是希望政府同意三星物产和第一毛织合并以巩固自己的实际控制人地位,因为政府控制的国民年金公团同时是三星物产和第一毛织的重要股东,政府不同意合并案就通不过。而乐天、韩华等其他涉嫌行贿的大财团,也各有各的诉求。

2017年1月以来,韩国民众多次聚集在首尔光化门广场等地,他们手持蜡烛,高喊口号,要求宪法法院加快审理对朴槿惠的弹劾案,同时要求逮捕在“亲信干政”事件中涉嫌有权钱交易行为的大企业掌门人,尤其是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

烛光示威所表现的民心所向,并非单纯是要处罚朴槿惠和崔顺实,而是希望消除社会弊病的请命,也是希望韩国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的企业三星通过改革,断绝政经勾结的历史,以此作为推进经济民主化的契机。

检察组调查结果也表明,三星对朴槿惠和崔顺实非法提供资金的决定性理由,是李在镕为了继承经营权。

2007年时李健熙还健在,作为解决交税继承和旗下公司复杂的循环出资结构的方式,可以调整组织支配结构。但是在李健熙丧失意识晕倒后,这样的过程执行的主体没有了。在此时朴槿惠和崔顺实提出“协助继承经营权”,代价为提供资金支援的要求,李在镕和三星陷入诱惑。

帝国剧变

太子“翻案”,三星帝国功不可没。刚刚于1月31日公布的三星电子四季报显示,该季度三星电子营收66万亿韩元,同比增长23.7%;利润达15.2万亿韩元,同比大涨64.3%。

2017财年三星电子全年营收约为240万亿韩元,营业利润近54万亿韩元,创历史记录。分部门来看,芯片业务对三星电子利润增长推动最大,四季度三星芯片业务实现营业利润近11万亿韩元。

作为营业收入占据韩国GDP20%的大型企业,三星的商业版图辽阔。三星泰科作为半导体、监视系统和军工武器制造商,同时又运营着直升机和商务机航线,许多都直接涉及国家安全层面。

然而就在三星业绩屡创新高之际,在三星一干就是32年的实干派CEO暨副会长权五铉却于去年10月宣布辞职,将在今年年3月任期结束后卸任,全面退出三星管理层。

三星“太子”李在镕被拘押后,过去一年多来三星的运营事宜,都由权五铉掌管。除了内存芯片之外,显示器业务利润的强劲增长,也正是让三星电子走出Galaxy Note7爆燃事件阴霾重回巅峰的重要因素。

在辞任声明中,权五铉写道:“我就此辞职,希望可以为未来新管理层提供机遇,让三星在他们的带领下战胜眼下史无前例的危机,不断开拓创新挑战新高度。”李在镕此次缓刑释放,正值权五铉行将卸任之际,高层人事“巨震”之后三星集团命运备受关注。

《华盛顿邮报》在2012年底发表的《韩国:三星共和国》社论中写道:“三星是韩国最伟大的经济成功代表,并且在最近成了颇有争议的主题。经济学家、中小型企业业主和一些政界人士表示,三星已不再仅仅是在操控着国家,而是已经超越了它,该公司所造成的影响近乎与政府匹敌。如何控制三星的规模和势力以及其他家族运营的企业集团,已经成为韩国总统选举的一个关键议题。”

北京商报记者陶凤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