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周刊 > 产经 > 产经

西部牧业如何走出多事之秋

出处:产经周刊 作者:记者 钱瑜 王子扬 网编:尹文武 2018-02-05

c1

在去年旗下子公司因食品安全等问题受到重罚后,西部牧业依然麻烦不断。2月2日,西部牧业发布公告称,董事长徐义民、总经理陈光谱因工作调动申请辞职,将不再担任公司及下属公司的任何职务。此前发布的公告显示,西部牧业2017年净利润大幅度下滑。掌舵人离职、产品出现问题,使西部牧业压力倍增,如何摆脱困境成为摆在西部牧业的最大难题。

亏损持续增加

根据公告显示,2月2日,西部牧业收到了董事长徐义民的书面辞职报告,徐义民因工作调动,特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与此同时,西部牧业的下属公司新疆泉牲牧业有限责任公司、石河子市天源食品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石河子开发区绿洲牧业奶牛养殖有限责任公司、玛纳斯西牧养殖有限责任公司、呼图壁县西牧养殖有限责任公司、石河子市红光牧业有限责任公司、新疆西牧乳业有限责任公司、新疆石河子花园乳业有限公司等10家公司的董事长职位徐义民也一并辞去。

与徐义民辞职同时进行的是总经理陈光谱的辞职。公告显示,西部牧业董事会于2018年2月2日收到公司董事、总经理陈光谱的书面辞职报告,陈光谱因工作调动,特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职务、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职务、总经理职务,陈光谱辞职后不再在公司及下属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业内普遍认为,本次西部牧业出现高管集体辞职的现象,与近年来西部牧业的连续亏损不无关系。根据西部牧业发布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17年,西部牧业净利润将亏损3.53亿元至3.48亿元。2016年,西部牧业亏损则为5221.47万元。

对于净利润亏损的持续增加,西部牧业方面表示,在上游养殖业务方面,公司12家合营奶牛养殖公司基于谨慎性原则,为了真实、准确反映资产与财务状况,分别计提大额的资产减值准备以及2017年度经营亏损导致公司相应投资收益减少。另外,自产生鲜乳受大量进口奶粉和进口常温奶的冲击,国内生鲜乳价格持续低迷,饲养成本却未降低,对公司养殖业造成巨大影响,形成较大金额的亏损等。西部牧业给出的多条亏损原因中有一条与处罚有关,西部牧业表示,2017年由于出现质量问题支付了较大金额罚款,造成2017年度亏损大幅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两年,西部牧业的业绩就开始走下坡路。2015年,西部牧业营业利润为-1.17亿元,同比下降1208.5%。2016年净利为-5221.47万元,同比下降325.91%;扣非后净利为-6477.76万元,下降幅度达2235.01%。2017年上半年,西部牧业净利为-4639.18万元,同比下降74.04%。

监管频现漏洞

西部牧业业绩的持续下滑,与旗下子公司频繁出问题不无关系。根据此前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的公告显示,西部牧业旗下子公司花园乳业存在部分设备设施、人员资质未持续保持生产许可条件及部分食品安全管理制度落实不到位等问题。国家食药监总局特别提到,总经理助理冯某某起初声称该批产品已全部销毁(包括库存和召回产品),但检查组发现该批产品存放在企业“娱乐活动室”内,标识牌显示存放数量为6066盒。冯某某解释,因总经理赴外地出差无法签字,库存6066盒产品未及时销毁,并在检查组到来之前安排人员将该批产品搬至“娱乐活动室”封存。

西部牧业另一家子公司西牧乳业在此前因违规使用过期营养素生产奶粉,在行业引发讨论。12月15日,西部牧业发布公告称,已收到相关部门开具的处罚书,如最终按照《行政处罚决定书》执行,西牧乳业将面临1630余万元的处罚,对西牧乳业损益产生重大影响。

据了解,花园乳业成立于2003年,西部牧业于2011年12月投资控股花园乳业,目前拥有花园乳业60%股权。2016年,花园乳业营收2.9亿元,同比下降8.36%;净利1583.82万元,同比增长77.74%,是西部牧业近几年仅存的几个尚在盈利的子公司之一。

西部牧业对于上述两家子公司寄予厚望。在此前的财报中,西部牧业表示下属控股子公司花园乳业具有近30年的发展历史,拥有稳定且忠实的客户群众,今后将积极开拓市场、拓展用户以分散变化风险。公司全资子公司西牧乳业近期不断完善常温奶、低温酸奶及奶粉的生产能力和生产品种,加大推销宣传和服务力度,努力开拓销售市场、树立品牌形象、提升销售收入,化解经营风险。

业内人士表示,婴幼儿奶粉是一个高毛利产业,所以大家都想涉足,但同时对加工、销售的专业化要求都很高。但西部牧业目前发展下游奶粉业务的能力不足,频繁出问题,最明显的就是西部牧业的供应链出现了问题。

发力全产业遇阻

西部牧业面临着区域限制的难题,常温产品受到乳业巨头的挤压,奶粉产品又被曝出存在多个问题,如何保持不被“戴帽”,成为西部牧业的最大难题。与此同时,西部牧业近年来压力增大。在新疆地区,天润乳业、麦趣尔等上市乳企也在不断分食西部牧业的市场份额。

作为一家上游乳企,此前西部牧业一直以奶牛养殖、原奶购销等传统畜牧业务为主,但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国内的生鲜乳价格持续下降,国内奶牛养殖业面临巨大压力,进一步促使西部牧业下定决心要打造全产业链。早在2011年12月,西部牧业便出资8400万元收购了新疆石河子花园乳业有限公司60%的股权,正式进入下游加工领域。徐义民当时表示,这将是西部牧业新征程的开始,也是公司的第二次创业。

尽管上游企业包括现代牧业、中国圣牧都纷纷涉足下游,上游乳企涉足下游似乎成为一条出路,但这条路并不适合所有企业。现代牧业产品就曾一直半价销售,在蒙牛控股后,下游业务就交由蒙牛打理,现代牧业重新聚焦上游业务。在中国市场,越来越多的进口产品进入,分食着国产品牌的市场。除外忧外,西部牧业也面临着内患,与国内其他地区市场不同,新疆地区除了西部牧业外,还有包括天润乳业、麦趣尔等多家乳企上市公司,这些企业实力并不比西部牧业弱,甚至在市场销售方面更为强劲,这些企业也在与西部牧业形成激烈竞争。

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认为,西部牧业净利润亏损连年扩大,加之企业出现食安问题,西部牧业欲摆脱目前的困境,必须从奶源、加工、销售等各个环节着手管理自身产品质量,提高员工自我管控意识,从而达到自我革新的目的。

同时,高级乳业分析师宋亮表示,目前西部牧业更多的是扮演上游养殖企业的角色,下游产品从包装、营销到产品鲜有亮点,西部牧业应该专注把上游做好,而不是涉足专业化较高的配方奶粉。“由于土地、粗饲料等成本支出相对较低,新疆地区养牛具有优势,综合成本较其他地区低1/3以上,如果将牛养好是能赚钱的。作为西部牧业主要竞争对手的西域春,这家企业养牛就是盈利的。但如果自身的实力并不能做好下游业务,适时退出才是西部牧业最好的选择。”他说。

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王子扬/文 宋媛媛/制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