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际

被低估的法国经济

出处:国际 作者:记者 陶凤 实习记者 杨月涵 网编:王巍 2018-01-09

8

1月8日,载着马克龙的A340专机抵达西安,马克龙的中国之行随之开启。农业、医药、电信、航空领域,都将成为中法经贸大单的重中之重。英国“脱欧”之后,法国希望成为潜在受益者,承接欧洲金融中心的部分职能填补市场空缺,同时将自己的经贸版图向全球市场扩围,被低估的法国经济正试图抓住机会,展示它强大而不为人知的一面。

未标题-2 拷贝

出口王牌

出口贸易向来是法国的王牌。据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法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比上年同期增长2.7%,而运输设备、机电产品和化工产品则成为法国出口最主要的商品。

运输设备、机电产品的出口主导背后是法国在科技方面的实力。法国在科研投入、电费、信息基础设施和交通等领域的优势,成为吸引企业家的砝码。尽管法国在税制和劳动力成本方面处于劣势,但科研补贴在国民生产总值中的占比已超过美国。法国的研发税收抵免制度(CIR)也是世界上最“实惠”的研发费税制之一。

此前,法国财政部研究报告称,法国在高科技专业化及相关产品出口方面取得长足发展,整个高科技产业发展水平已领先英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而海外市场需求的不断增长使法国航空航天领域迅速发展,一度占据法国整个高科技产业份额的近1/4。

作为欧洲第一大航空航天工业强国,法国航空航天产业研究与开发支出一度占据销售收入的17%。航空航天业的蓬勃发展举世瞩目,目前法国拥有全世界第二大航空航天及防务公司EADS,其著名品牌包括商用飞机制造商空中客车、世界最大的直升机制造商欧洲直升机公司及合资的世界第二大导弹制造商MBDA公司。

核电也是法国经济的重中之重,拥有58台在运行的核电机组,核能在能源结构中占比高达72.28%,每年电力出口更为法国创收近30亿欧元。

除航空航天、核电等高端制造企业外,电子元器件也是法国高端制造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最大的制造商ST Microelectronics公司是世界电子元器件和集成电路领域的主要领导者之一,国际大型用户包括IBM、Thomson、Motorola等知名企业。

法国粮食产量占欧洲粮食产量的1/3,农产品出口仅次于美国稳居世界第二位。科技是法国的主打牌,农业自然因此受益,机械化成为法国提高农业生产率的主要手段,法国已经基本实现了农业机械化,大大减少人力的同时成为法国外贸出口获取顺差的支柱产业之一。

老佛爷的“武器”

不久前,老牌法国百货老佛爷百货集团发布声明称,将成立国际发展部门,加速中国以及中东市场的扩张。在业内看来,法国服饰品牌在全球百货业中依然坚挺。据知名品牌管理顾问公司Interbrand的数据报道,在全球品牌价值最高的前15大奢侈品牌中,法国品牌在价值上占有十分明显的优势,仅路易威登的品牌价值就高达167亿欧元,占全球15大奢侈品牌价值总和的近30%。路易威登和其他4个法国品牌占据15大品牌价值总和已超过一半,达到53%。

法国的奢侈品行业成绩单自然不俗。去年5月,奢侈品集团LVMH更是取代了全球第六大石油公司道达尔,以1170.6亿欧元的市值成为法国第一大企业。而法国奢侈品经久不衰、历久弥新的现状与其历史不可分割。

百货商场的诞生对于时尚产业来说如虎添翼。1838年,巴黎出现世界第一家百货商场,百货商场允许更多的人看见更时髦的物品,进一步刺激了消费的发展。直到今天,百货行业依旧是法国经济的一大重点。去年6月,巴黎百货公司统计结果显示,在各大商场陆续开始星期日营业后,年营业额增加了7%-10%。而“自由选择周日是否营业”的条例实行一年半以来,已有近千个相关工作岗位被创建。

杨成玉认为,法国奢侈品行业难以超越的一大原因在于许多大企业基于悠久的传统实行现代化金融管理模式,虽然商业模式可以山寨,但法国文化底蕴却并非一朝一夕能够习得。近年来,法国的高端品牌企业逐渐把市场由欧美转向亚太,这意味着法国大企业管理层的前瞻性已然凸显。

“分蛋糕”到“做蛋糕”

“多年来,法国太过死板和官僚,”ESCP欧洲商学院院长弗朗克·布尔努瓦表示。 以亲商业的竞选纲领异军突起,法国商界对新总统寄予厚望,希望他能改革法国僵化的劳动力市场,削减600亿欧元公共支出,帮助法国经济保持优势的同时焕发活力。

保住经济的“奶酪”,改革势在必行。马克龙上台之后,克服重重阻力完成了困扰法国多位领导人的劳动法改革问题,推动了法国经济从“分蛋糕”向“做蛋糕”的巨大转变。而在马克龙的领导下,法国国家统计局曾预计,2017年GDP将增长1.9%,且这种复苏将延续至2018年6月。法国经济中的“失业率”问题也终于出现缓解,终于回落到10%以下,徘徊在9.4%-9.6%。

实际上,劳动法改革并非一帆风顺,罢工浪潮一度成为法国的噩梦。去年6月,法国总工会号召全法企业和事业单位举行新一轮的全国罢工,以抗议政府废除劳动法的企图。此前法国航空公司举行的大规模罢工更是导致多列航班取消,而大规模罢工的背后是航空航天等产业拉动法国经济增长后拥有的超高话语权。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杨成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提到,法国的劳动法改革是历史遗留问题,当劳动法改革涉及劳工和劳动者的短期利益时,工会作为劳动者和政府之间的沟通者自然会站出来,而法国巨大的劳动成本正是诱发劳动法改革的一大原因。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实习记者 杨月涵/文 李烝/制图

右侧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