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商报观察 > 陶凤今日评

小众嘻哈的大众化难题

出处:政经 作者:陶凤 网编:王巍 2018-01-08

一档Hip-Hop节目蹿红,几个说唱歌手一夜成名,2017中国嘻哈音乐市场收获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这种关注度以近期冠军之一PGONE的负面新闻达到高潮。

他的作品《圣诞夜》因为歌词涉嫌教唆青少年吸毒和侮辱妇女,被共青团中央点名。虽然坊间一直对这首歌的歌词颇多诟病,但PGONE此前并没有理会,直到现在才公开道歉下架了相关作品。

来自美国匪帮的说唱文化中言语常有“污渍”:毒品、街头暴力、对女人和同性恋的侮辱与仇恨。中国的地下说唱圈难免也会跟风,但大洋两岸的社会文化环境毕竟不同,一些脱离现实语境的隔空模仿,往往并不合时宜。

在综艺爆红之前,地下比赛成为中国嘻哈的常态舞台。无论在地下多红,很多在地下江湖传说一般的歌手,依然难登大雅之堂。金钱、毒品、性、满嘴粗口,基本断绝了他们进入主流之路。

借助于综艺节目《中国有嘻哈》,出生在上世纪90年代后的年轻人,成为中国说唱的主力,他们被节目组努力从另一个视角塑造“讲故事”,网络“站队”、表达欲、荷尔蒙、世界观、价值观碰撞都让他们不吐不快。

《中国有嘻哈》切割了一个小众文化圈层。在粗暴的押韵和节奏里,中国地下说唱的恩怨情仇,铺天盖地、来势汹汹。

本质而言,成就这些新晋偶像的综艺还是剧情真人秀,选秀只是剧情进展的推动器。编剧团队预先埋下故事线做伏笔,等待选手倾情演绎说出每个故事。像所有高潮迭起、不断发生冲突的连续剧一样,节目有着各式的人设。

Diss是“工具”,对应中文“怼”,这个歌手间用说唱来互相贬低和批判的专用名词迅速蹿红。而Diss又不可或缺,这是涨人气屡试不爽的好方法。靠Diss炒作,增加热度、涨粉效率惊人。

从地下走到台前,“中国有嘻哈”用了不到一年时间。想让还没有成熟模式的地下文化拔地而起,从小众脱颖而出完成大众化洗白,并不像制作一档综艺节目那么有章可循、甚至顺理成章。

在小切口投入大资源,综艺影响力与互联网话题发酵超乎很多人想象,PGONE成了嘻哈的一面镜子。资本和市场不分青红皂白“认人下菜”,热门选手的钱正滚滚而来。抓住热度,拍广告、接商演,一边忙着自我成就,一边急着圈钱涨粉。

地上有地上的“规矩”,freestyle最大的敌人往往是“free”。说唱走到聚光灯下,其实是一种自我净化、自我选择、自我革新的过程。有舍有得,每个艺人都在粉丝“keep real”的呼声中,寻找做自己和突如其来的利益之间的最佳平衡。

以嘻哈文化为代表的一系列小众文化,仍处于被市场刚察觉的一角,同时也处于被社会审视的一面,嘻哈文化是一次将小众文化引入商业主流的尝试,而如何面对小众太小、大众太难并不是说说这么简单。

北京商报评论员 陶凤

右侧广告